3名中国足球裁判赢得世界杯执法权

2021年9月,马宁执裁亚洲区12强赛伊拉克队与伊朗队的比赛。视觉中国供图

结束了亚冠联赛西亚区执裁任务,但仍然留在当地等待国际足联“召唤”的3名中国足球裁判等到了他们最想要的好消息:北京时间5月19日晚,国际足联官网刊登2022卡塔尔世界杯裁判员名单,中国裁判马宁的名字出现在36人主裁名单当中,曹奕和施翔则入选了69人助理裁判名单。唯一的遗憾是视频助理裁判傅明没有进入24人视频助理名单。但按照亚足联的安排,傅明将在多哈担任6月7日澳大利亚队与阿联酋队亚洲区附加赛视频助理裁判——这场比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胜者一周后与南美洲预选赛第5名秘鲁队进行洲际附加赛(同样单场决胜),争夺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门票。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赛,视频助理裁判(VAR)系统首次应用,避免了大量可能出现的错判、漏判,国际足联也因此坚定推行VAR系统在全球范围内的应用。4年前,启用VAR系统的国际足联成员协会数量非常有限,世界杯视频助理裁判大多来自于欧洲主流联赛和南美洲顶级联赛。但4年后的今天,几乎所有职业联赛都“标配”VAR系统,规避明显的错判、漏判。卡塔尔世界杯视频裁判组的24名成员,也包括了来自亚洲、非洲、中美洲和北美洲的多位裁判,中国视频助理裁判落选世界杯,证明在技术层面还有需要提升的环节。

马宁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是在出发参加训练前突然得知自己入选的:“之前心里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因为世界杯是全世界最顶级赛事,裁判竞争非常激烈,存在很多变数。”

裁判是足球比赛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并且作为公平竞赛的根本要素,其重要性仅次于最为核心的球员与教练员——对于中国足球而言,1名主裁和两名助理裁判能够得到国际足联认可并出现在世界杯赛场接受全球球迷“检阅”,是目前中国足球能够“与国际接轨”的唯一契合点。

在国字号男足屡战屡败之际,并无世界杯执裁经验的中国足球裁判反而率先“撞线”挺进世界杯,其中原因亦不复杂:过去两个封闭赛会制的联赛环境使得裁判工作“因祸得福”。首先本土裁判当仁不让成为绝对主力,执裁场次成倍增加。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曾在“蓝区”感受到每轮比赛结束之后业务总结会的激烈讨论,可以让裁判员受益匪浅,而相对简单的竞赛管理,也让裁判员的错误多集中在业务层面,球迷对于“黑哨”“偏哨”“昏哨”“官哨”的指责,也较以往主客场赛季有所下降。以马宁为例,上赛季中超联赛最后阶段争冠组14名主裁便有他一席之地,两年来高强度的执裁锻炼,也让他在本赛季亚冠联赛西亚赛区执裁的4场比赛中表现出色——这是他被纳入世界杯36人主裁名单的重要依据。

按照马宁的说法,祖国的强大和中国足协对裁判培养体系的构建使得中国足球裁判能力不断提升,“中国足协一直在加大裁判员培养力度,多次邀请国际足联和亚足联顶级讲师授课,使我们能够接触到最新理念,缩小与世界顶级裁判员的差距。疫情期间,中国足协给我们提供了全方位的保障,使我们能全身心投入到业务能力提升上。”

相关单位和家人的全力支持,让3名中国裁判可以全力以赴完成卡塔尔世界杯执法工作。而为保证裁判的工作质量,国际足联在日常体能训练监测、定期体测、理论测试、视频案例测试、英语测试、赛事执法水平评估等方面对裁判的严格要求近乎“苛刻”,比如体能测试的适应性训练量便要达到8公里,正式测试项目还有连续循环40次的快慢交替跑(75米快跑和25米慢跑)……3名中国足球裁判能通过考核入选执裁名单难度并不亚于国字号球队征战世界级大赛。

“我们挑选裁判的标准,就是‘质量第一’,我们选定的裁判,一定是全球最高水平的裁判。”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科里纳说,“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成功,部分原因要归功于我们的裁判(标准很高),我们要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尽最大努力在卡塔尔做得更好。”

据记者了解,国际足联将于6月中旬安排专题培训班组织裁判“备战”。3名中国足球裁判要在培训班结束后才能返回国内执裁中超——无论如何,这一次中国足球裁判实打实赢来了世界杯的露脸机会,球迷们自然不愿这次“露脸”变成“丢脸”。

标签: